审讯室里面。

池上慧子听到秘书的话语之后,却是皱起了眉头。

然后紧接着问道“通知侦缉队押送犯人的事情,你不会是让白泽少通知的吧”

“是啊,您也知道我时间很紧张,又恰好碰到了白队长,所以就让他打电话了”秘书解释了一句。

听着秘书的话语,池上慧子皱了皱眉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就算没有遇到白泽少,但是侦缉队那边的事情又怎么会绕过白泽少。

随即道“你去通知白泽少,让他不要进来了,有了最后的结果我会通知他的”

秘书愣了一下,不太明白池上慧子到底什么意思。

“如果只是简单的暗杀,那么事情就很明显,但是这里面竟然涉及到了这个代号水手的人”

“目前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,还有他潜伏在我们哪个部门”

“所以关于水手的事情,我们必须要保密,哪怕是事件当事人白泽少都不可以接触犯人”

“另外你通知下去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准私下接触犯人,记住是任何人”

粉色毛衣背上小方包清纯美女植物园逆光唯美写真

听着池上慧子的命令,秘书转头离开了。

而白泽少也是很快就得知了池上慧子的命令,故作不在意的摇了摇头。

不过白泽少却没有离开特高课,而是随意找了一间办公室等带着胡胭脂他们的到来。

同时,心里面却是非常的好奇,那个伙计除了供出田柔以外,到底还交代了什么,竟然让的池上慧子如此大动干戈。

就在白泽少在特高课等待着的时候,王刚,大毛二虎三人也是来到了泰和路与恩施路的交界处。

而在路上的时候,王刚也是把任务告诉了两人。

“侦缉队的车会不会已经过去了?”大毛看着车来人往的十字路口,好奇的问道。

“不会,狸既然告诉我们在这里等,那么侦缉队的车就肯定不会离开”王刚很是肯定的说道。

随后王刚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对着大毛二虎道“去准备吧,等到目标出现,就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行动”

“恩”

时间缓缓的流逝,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左右吧,侦缉队的车也是出现了。

押车的宁凡为了赶时间,也是让的司机将车速升到了最高,即使是即将通过泰和路与恩施路十字口的时候,也没有降速的意思。

而就在汽车行驶到路中间的时候,前面忽然闪过两辆人力车,让的司机也是不得不猛的踩下了刹车。

咔!

汽车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划痕。

“他么的找死啊,走路不看路的啊”司机看着停在汽车前面的两辆人力车,探出脑袋大喊道。

“对不起,老总,真的对不起”

“对不起”

拉车的正是大毛与二虎,两人也是一脸小心的陪着道歉。

“让他们赶紧把车挪开,我们要赶时间”车里面的宁凡不耐烦的对着司机说道。

司机闻言之后,也是大喊道“赶紧走,快点把车弄开”

“是是老总,我们这就弄”

说话的时候,大毛二虎也是对视一眼人,然后快速的行动起来,很快两人也是将人力车挪到了一边。

而侦缉队的押送车再次启动了,只是才走了没有几米,汽车一个晃荡再次停了下来。

“又怎么了?”宁凡有些恼火的说道。

“估计是轮胎爆了”司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。

“那还不赶紧去看看”宁凡大骂道。

司机很快就下车查看起来,汽车轮胎果然爆了,而之所以会如此正是大毛二虎的杰作。

他们刚才借着移动人力车的时候,也是给汽车的轮胎做了手脚。

“赶紧去休,另外让人给侦缉队打电话,让他们派车来”宁凡快速的吩咐道“另外看好车里面的人,绝对不予许出差错”

“是”

很快,司机就下去换轮胎了,而宁凡也是满脸郁闷的走下了汽车。

只是,他刚刚走下去朝着后面看去的时候,却是发现后面一辆黑色轿车直直的朝着押送车撞了过来。

看着黑色汽车没有丝毫停车的意思,宁凡也是不由的喊道“所有人快下车”

就在车里面的人刚刚跳下车的时候,黑色小轿车咣的一声撞了过来。

“你是谁?”汽车刚停了下来,宁凡就拿枪来到了汽车窗户边。

“老总,我就是一个司机,我的刹车失灵了”司机正是王刚装扮的,有些怯弱的说道。

不过此刻的王刚却是经过了简单的化妆,样子比起之前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。

“下来”宁凡有些怀疑的对着司机说道。

等到王刚走下车来的时候,更是直接将王刚与胡胭脂他们聚在了一起,让人把他们一起看好。

至于他自己则是坐进了汽车里面,检查起来。

果然,汽车的刹车失灵了,这次松了一口气。

而和胡胭脂关在一起的王刚,则是趁机寻找了自己此次的目标来,很快就发现了人群中的田柔。

随后,不着痕迹的缓缓的接近着,就在快要走到田柔身边的时候,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

不过虽然没有摔倒,但是样子也是说不出的狼狈。

随即对着眼前的田柔道“对不起”

“没事”田柔不在意的说道。

随即有些烦躁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腿部位,就在刚才她的小腿忽然感到一阵刺痛。

就像是被针扎了,好在这份疼痛感很快就消失了,所以田柔也没有太过在意。

“多谢您了”王刚说完之后,直接离开了。

只是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,却是不动神色的将手里的一根细针给收了起来。

“你过来”这时,宁凡对着王刚喊道‘你叫什么名字,在给谁开车’

“老总,小的叫老丁,是给特高课的山田课长开车的”王刚随口胡诌道。

“你是给山田课长开车的?我怎么没有见过你”宁凡追问道。

“老总,我是前几天才开始的,所以你并不认识我”王刚沉着的说道。

“是嘛?我记得山田课长好像喜欢坐在前座上”宁凡好像随意的问道。

而就在宁凡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也是死死的盯着王刚,甚至右手都不着痕迹的握住了手枪。

此刻的王刚也是陷入了危险的境地。

他很清楚,要是自己的这个问题回答不好,那么他就不要想安的脱身。

空气仿佛都变得凝滞,不远处的大毛与二虎看着王刚的这边的情景,也是忍不住捏了一把汗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