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,我不能死,我不能死!”

秩序之主仙台上的那个金色小人疯狂挣扎,他打出了诸多仙术,可是起不到任何效果!

虚空帝镜毫无阻碍的狠狠砸落,整面镜子直直砸在了他的头颅之上,便如砸碎一个烂西瓜一般,秩序之主的仙台上浮现无数裂纹,随后整个头颅爆掉了,仙台上的元神更是被虚空帝镜彻底摧毁,再也没有能复苏的可能!

来自不死山的秩序之主陨落了,这世间能掀起黑暗动乱的禁区至尊们又少了一个!

秩序之主的帝躯在虚空帝镜垂落下的仙芒中化作齑粉,彻底消失,而他的精血则汇聚在一起,落入了虚空帝镜之上。

又吞噬了一种帝血的虚空帝镜越发的古朴,通体散发出一股数不清道不明的独特韵味,它真的快要蜕变成仙器了!

然而这个时刻,在虚空大帝倾尽力拼杀掉秩序之主自身处于最虚弱的时刻,玄武古皇的攻击到了,那是一道漆黑的神光,内里蕴含着一种毁天灭地的盖世神力,那是不弱于天下任何一位至尊的无缺皇道法则,是足以毁灭宇宙星河的绝世杀招!

“死!死!”

玄武古皇没有任何留手,他是真的希望能一招镇杀虚空大帝,自从虚空登临大帝果位这八千年以来,陨落在其手上的禁区至尊都快有十位了,不死山都贡献了一半!

这是所有禁区的大敌,眼下是击杀他的最好机会!

轰隆!

一声惊天巨响中,黑色神芒湮没了虚空大帝,恐怖的神力爆发了,整个神话战场内不断的爆炸,像是开辟天地一般,无数混沌气浮现,将整个战场遮盖住了!

初冬少女美丽动人文艺范气质写真

星辰在颤动,星河在战栗,整个宇宙都被玄武古皇这一招的巨大威力所撼动!

虚空大帝的帝躯在崩碎,一根根帝骨被炸裂,帝血流淌万里,将天地八荒都染的通红!

天心印记波动了!

那是一种极为剧烈的波动,和每一世大帝陨落是一模一样,虚空大道在剥离,几乎扩散到了整个宇宙,将万道都击穿了!

虚空大帝要死了吗?

虚空帝镜在嗡嗡的颤动,它绽放出无尽仙光,没入了那黑色神芒内,谁也不知道它要做什么,兴许是它不忍虚空大帝这般离去,要挽救虚空的帝命!

天心印记的波动,瞒不住宇宙中的生灵,这一刻,众生都感知到了发生了什么!

“虚空大帝,你不能死!”

“苍天无眼,怎能叫虚空大帝葬身在这些黑暗至尊手里?!”

“可恨!可恨!倘若这个世界真有神明,你为何眼睁睁的看着虚空大帝丧命!”

宇宙中,无数星域都传来悲呼声,万灵恸哭,在这一刻,声音传遍天上地下,到处都是悲音。

虚空大帝为守护这片宇宙,留尽了帝血,上溯到神话时代,根本没有任何一尊大帝古皇如他一般,一生中面对如此多的强敌!

他平定黑暗动乱,击杀禁区至尊,立下了赫赫功绩,一生都在血与火的激战中,可苍天又待他何其不公,竟然让他战死连个尸体都未曾留下?

“哈哈哈哈……虚空死了,你独木难支,今日你也必死!”

修罗皇猖狂大笑,他杀不了莫元,莫元也杀不了,两人交手维持均势,可是再这般耗下去,他就撑不住了!

极尽升华是刹那的光辉,除了在成仙路开启的时刻,否则没有任何至尊会愿意这般做!

修罗皇不想死,玄武古皇也不想死!

只有莫元的圣血,加上虚空大帝的帝血,这两种蕴含极道法则和磅礴生命精华的神液,才能助他们延续帝命!

毫无疑问,在这个二对一稳胜的情况下,玄武古皇是不会放过莫元的!

相比虚空大帝来说,整个不死山一脉更为痛恨大成圣体,就是那九尊大成圣体连出的年代,才让不死山至尊们熬干了帝血,不得不在虚空大帝这一世进入活跃期。

真要论起来,死在大成圣体手里的至尊可比死在虚空大帝手里的多多了!

“来吧,尔等尽管来吧,我何惧之!”

莫元高声喝道,丝毫没有半分退缩之意,虽然他敌不过两尊无缺古皇的联手,可是他并不是没有取胜的法门!

只是那两个法子都是要付出代价的,一个会让他意志彻底沉沦,一个可能让他失去性命!

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见识到姜家帝子的血战,见识到虚空大帝埋葬自身,见识了整个宇宙被至尊屠戮的惨状,莫元已经无畏生死。

只要能平定黑暗动乱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!

“虚空的帝血!”

神话战场中的玄武古皇眸光炽热,紧紧盯着那尚未完消失的黑色神芒,那里是虚空大帝一声帝血所在!

这可是一尊斩杀过数位至尊的无上大帝,真要给他时间,未必不能成为像帝尊与不死天皇一般的人物,他的帝血,只怕足以媲美九转仙丹了!

只要痛饮虚空帝血,不但能消弭极尽升华后的大祸,说不得还能带来数百年的巅峰帝命,这是任何至尊都梦寐以求的!

“给我死!”

莫元根本不关心神话战场上的情形,他现在只想先解决修罗古皇再说,独属于圣体的无数种异像在他身后化作一尊不朽的天帝,宇宙万道都臣服在这尊天帝异像之中!

随着莫元挥动拳头,金色的神光如海一般,淹没了整片星域,那一尊天帝竟然和莫元的拳头融为一体,带着灭世的气息,朝着修罗皇砸去!

“小辈等不及送死了,我成你!”

修罗皇双眸中射出两道摄人心魄的血光,那是屠灭诸天生灵的滔天杀气,修罗皇的无上血杀帝则,融入了混天戈之中,那柄两种仙料混铸的古皇兵,这一刻爆发出了崩碎星河的旷世神威,凰血赤金的血光冲霄之起,震慑寰宇!

然而就在两人展开对决的时刻,神话战场上异变陡生!

却见得一名神光夺目宛如大日的仙镜飞了起来,镜体铮铮作响,一道道虚空帝则垂落,整个神话战场的时光都在回溯。

虚空帝血混着虚空大帝的道骨在不断重铸帝躯,刹那的功夫,那一道模样普通,却背负了苍生性命的身影重现世间!

虚空大帝没有死!

……

Tagged